118心水论坛
刘学军:老年医学感受37℃的爱
发表时间:2019-07-11

  人老了,就像暮霭笼罩的夕阳,带来的是温暖、安详和渐行渐远的眷恋。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我们身边的老人越来越多。虽说医学的发展,使我们不再拘泥于杜甫诗人口中“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悲凉,可也不能单纯考虑延长他们的寿命,更需要让老人老得其所,老得快活。

  今天我们访谈的主人公是中国老年医学学会常务理事、山西省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老年病科主任刘学军教授。刘教授多年躬耕于老年医学专业,还代表省老医会成功申办了2018年第四届中国老年医学与科技创新大会!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刘教授的老年医学世界,感受别样的风采。

  刘学军教授,中国老年医学学会常务理事, 山西省老年医学学会会长, 首届 “老年医学奖”杰出贡献奖获得者。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老年病科主任, 山西省医学会老年医学专业委会主任委员, 山西老年医学医师分会副会长及山西省医学会呼吸专业委员会委员

  1986年,刘学军从医学院毕业,三年后来到了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初出茅庐的刘学军与万千有志青年一样,无论是来自家庭的督导还是自我的勉励,都让他信念坚定——做一名出色的临床医生。刘学军最开始选择了呼吸内科,从事相关基础与临床研究工作,并在此后的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阶段均有“大产出”,完成的《细胞因子在肺间质纤维化发病中的作用及肺纤维化的治疗》等多个课题先后获得了山西省科技进步奖和山西省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刘学军在呼吸内科领域展现出的才华让整个医院为之侧目,同行们争相学习,院领导更是视之为医院发展的栋梁。

  如果一切照旧,以刘学军扎实的基本功和勇于开拓的科研精神,未必不能在呼吸内科树立起专属自己的标杆。是2007年院领导的一次重要委任,改变了刘学军的从医之路。“当时我们医院有比较成熟的干部病房,但是没有老年病科。院领导前瞻性意识到建设老年病科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且考虑到当时的条件和实际存在的困难,必须要找一个‘靠谱’的人来领导。”刘学军回忆说,“领导第一次找我讲话时,受宠若惊之余我的内心也很彷徨,因为当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院里的老年病科与呼吸内科都有很大的差距。选择前者意味着我要放弃很多,承担很多。后来院领导包括我的老师都来跟我沟通,我们推心置腹地表达各自的想法。我知道困难重重,但最后还是坚定地答应了。从2007年我开始做副主任主持工作,2009年正式担任科主任直到现在。”

  如今再次审视当时那个“不得不做的决定”,刘教授直言要感谢自己,同时非常钦佩院领导的高瞻远瞩。“患者好比父母,患者的需求就是我们的责任,其他都得让路。”刘教授如是说。

  虽然我国老龄化趋势明显,老年人群数量众多,但是老年医学在我国开展的既不早,也不十分顺利。刘教授某种程度上属于“半路出家”,因此要比别人投入更多的精力来认识、理解和研究老年医学。

  置身老年医学,认识老年医学,既来之则安之。如今刘教授对于老年医学的特点了然于心,他说:“老年人是一类特殊的群体,像经不得风吹日晒的塑料花。基于此,我们给老年人看病时需格外注意,要区分清表现出的症状是衰老还是疾病引起的。医学是需要温度的,而老年医学更需要将心比心。”

  发展一个学科,必然要摸准该学科的特点,更确切的说是找准该疾病的特点,这样才能有的放矢。刘教授自挂帅老年病科之后,经常带领自己的团队到基层考察、调研,同时也努力积累临床上的各种案例并做统一分析。刘教授介绍说:“作为一名老年病专科医务工作者,首先要明确老年病的特点。研究发现临床上的患病老年人多数同时患有5到6种疾病。老年病大都起病缓慢,有的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再者老年病变化快、发病不典型、并发症多,大家可能比较有印象的是一些老年患者起初并无大碍,但是疾病容易急转而下。还有一些病症不典型,容易引发误诊和漏诊等。总之老年患者情况大都比较复杂,一体多病,所以用药也是多而杂,考虑到可能引起的并发症或副作用,这就要求医生必须具备一定的经验才不至于顾此失彼。”

  在刘教授眼里,老年病的诊断要遵循一元论和多元论相互结合的原则,老年病专科医生有足够的耐心、细心和广泛的知识面。因此,刘学军教授对自己的学生和医生要求很严格,除了平时的言传身教之外498888开马还总找机会让他们参加学术培训活动和学术会议,提高其对老年病的认识并关注目前学科发展的情况。

  诚然老年病科在医院里并不出众,夹杂在一众临床科室里也确实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刘教授可不这么认为,所谓时势造英雄,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发展,他说:“山西省老年医学的发展有着现实意义!早在2003年山西省就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两年前60岁以上人口超过了530万、65岁以上人口亦有333万。每次读到这触目惊心的数据,都觉得责任之重大简直泰山压顶一般!”

  一个学科从无到有是历史的跨越,而科室成立后的发展则成为摆在刘学军教授眼前的实际难题!刘教授自承担起本院老年病科带头人重担开始,就如同接了军令状,几乎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研究老年群体和老年病上。然而山西因为地缘的关系而多有老无所医的情况,这让刘教授颇为伤脑筋,他说:“每次看到那些患有慢性病的老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得不到有效的医治,总觉得很愧疚。因此,为了更好的研究、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成立了山西省老年医学学会。如今山西省老年医学发展顺畅,各地市及部分县域相继成立老年病科,比如运城就有7个县成立了老年病科。”刘教授对于老年医学在山西的发展踌躇满志。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老年病科从建制之初就在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上保持齐头并进,因此科室的发展也比较快。刘教授介绍说:“目前我院有5个病区,5个亚专业,即老年呼吸、老年心血管、老年神经、老年消化和老年内分泌,在医疗、教学、科研方面多管齐下,整体的实力在山西和华北地区一直名列前茅。2013年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老年病科被国家卫计委评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单位’,这对我们既是表彰,也是勉励。”

  刘学军教授代表新成立的山西省老年医学学会积极申办2018年第四届中国老年医学与科技创新大会

  采访刘教授是在第三届中国老年医学与科技创新大会上完成的,刘学军教授也在那次大会上获得了学会的重要表彰——首届“老年医学奖”杰出贡献奖!

  对话中看得出刘学军教授的“医者仁心”,能够为了医院和患者的需求放弃自己的初衷并且坚持把老年医学事业做大做强。相信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字——爱,医生对患者的发自肺腑的关心、体谅和爱护,也是对自己医生操守的莫大坚持和尊重。

  老年疏世事,幽性乐天和。老年人最好的时光是含饴弄孙和与子偕老,然而这一切都需要健康,需要病有所医和老有所养。一如刘教授所言:每个人都会老去,当我老了,我也希望能够平平稳稳地度过。老年患者不同寻常,他们更需要有温度的医疗照护。如今我在做的,也是将来希望后辈同仁们所能坚持和热爱的。(记者 Dave Lin)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